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楚王妃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第一
????“这日子过的可真是够快的!”清晨第一缕阳光洒进客栈的纸窗,夏侯勤穿戴整齐的伸了个懒腰,随即接过侍卫递过来的长剑挂在腰间,这才领着侍卫踏出自己的客房!

????“容兄!咱们该出发了,你可都准备齐全了吗?”抬手轻敲门框几声,夏侯勤则是低声询问着客房内的人!

????他的话音刚落,房门便被里面的人打开,只见容云鹤一身月白锦袍、面色淡然的走了出来“让夏侯兄久等了!”

????一贯的礼貌用语,举手投足间的贵气,让此时的容云鹤如画上走下来的翩翩贵公子般夺人眼球,即便是出色如夏侯勤,依旧是满嘴啧啧有声的把他从头到脚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这大家公子当真是与众不同,就连那腰间悬挂的玉佩位置亦是十分讲究,细节处的精妙当真是让人打心眼的佩服!

????“我也是刚出门!既然已经准备好了,那咱们便启程吧!”见容云鹤身后的肆儿已是抱着几个包袱,夏侯勤一面往外走着,一面开口!

????几人一同踏出客栈,牵过早已备好的马匹,纷纷坐上马背,朝着幽州的方向奔去……

????幽州!

????“这小半月以来,幽州当真是繁荣了不少!且看路边小摊贩脸上的表情,便知开放幽州让他们赚了更多的银两!”幽州的大街上,一身素雅装扮的云千梦则是慢慢闲逛着!

????“小心点!这路上多有马车驶过,小心被撞到!”而同样一身简单穿着的楚飞扬则是牵过云千梦,把她护在自己与小摊之间,免得被时而呼啸而过的马车擦到碰到!

????而他们二人的身后仅仅只跟了习凛与慕春二人,虽四人容貌均十分的出色,但因为衣衫朴素、衣料颜色简单清淡,且如今幽州涌进不少的富商,因此周围的百姓并未多加注意,倒是让云千梦与楚飞扬多了一分闲情雅致慢走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

????云千梦见楚飞扬保护自己的细小动作,抬起头朝他温婉一笑,衣袖下的五指微微张开,与楚飞扬的五指交叉而握,相携走在繁荣热闹的街上!

????“他们二人今日午膳时分便能够抵达幽州了吧!”看着两旁卖力吆喝的小贩,云千梦嘴角微微勾起,迎着阳光浅淡一笑,随即缓缓开口!

????楚飞扬则是带着她停步在一个卖玉器的小摊前,拿过上面一对雕刻精致的翡翠耳环放在云千梦的耳边比划了会,觉得颜色与云千梦的年纪相比稍显沉重,这才又牵着她缓缓往前走着“昨晚表哥让人传来消息,说今日清晨便会出发,最晚也会在晚膳前抵达幽州!”

????“这几日,我倒是听到些传闻!”微微凑近楚飞扬,云千梦则是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轻说出这句话,随即又恢复了方才散步的姿势,眼带狡黠的淡淡笑着!

????见云千梦这般的神秘,楚飞扬嘴角噙着浅浅的笑意,随后十分配合的挑起眉梢,眼露好奇之色的浅声问着“哦,梦儿听到什么传闻了?为夫可真是好奇!”

????闻言,云千梦收回看向前方的目光转向楚飞扬,却见他满脸的促狭之色,惹得云千梦不由得撅嘴抱怨一声“真是的!”

????从楚飞扬的表情看来,他要么已知自己想说什么,要么便是借机想看自己跳脚的模样,因此才故意露出这般可恶的表情,瞧瞧他那满眼的笑意,比之自己所说的事情,他更在意自己的表情!

????“梦儿,到底是什么传闻!为夫当真是好奇不已!”殊不知,楚飞扬竟还出言保证着自己的好奇心,只是眼底的笑意却愈发的浓烈了!

????被那双含笑带情的黑眸紧盯着,云千梦双颊微微一红,随即转开目光,淡然开口“我可是听说,那江城首富如今也赶来了幽州!并还誓言定要一举拿下幽州最好的玉矿!”

????“哦?竟有这样的事情!这江城的首富,可是辰王惹的祸端啊!”平淡的语气中,却是夹杂着一丝幸灾乐祸,让云千梦听之不由得莞尔一笑!

????“可人家却是赶来了幽州!夫君,你说,他这是因为大局还是私心?毕竟,此时西楚人尽皆知楚王与王妃均在幽州办事!而那位江城首富的女儿,却因为辰王的原因被关在刑部的大牢内,直到表哥被晋升为刑部尚书,这才命人把那位小姐送江城!只是,据说那位小姐可是病了一场,如今神情恍惚、痴痴呆呆,只怕是难以痊愈了!”低眉凝思,云千梦缓缓说出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心头却是不由得感叹,江沐辰啊江沐辰,为了你一人的私心,可是白白的害了一名大家闺秀啊!

????莫说那位小姐是清白的女子,但是,但凡正常的人家,又岂会接受一名神志不清的女子为儿媳?

????更何况,那位小姐还被关进了刑部大牢,苏源一案被查清后,曲长卿便放出告示,把苏源的罪名一一罗列在告示上,百姓均知苏源管辖刑部时,刑部内所发生的污秽之事!这样一来,即便那位小姐是完璧之身,但外人却不会这般看待,到头来,害得的仍旧是那无辜被牵连的女子!

????“别担心,想必他只是为了生意之事前来幽州的!况且容云鹤也即将抵达幽州,以容家的财力,定是十拿九稳的事情!”看出云千梦心头的心事,楚飞扬手腕微用力,把他拉进自己的身侧,低头浅声安慰着!

????闻言,云千梦却是面色平淡的摇了摇头“我只是担心会出现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事情!以容家的财力,即便拿下幽州所有的玉矿也不在话下!只是,若价钱太高,对于容家而言,也不是好事!”

????稍稍停顿了下,云千梦放缓脚下的步子,微抬首看了楚飞扬一样,这才重新开口“他能够在此时前来幽州,想必还有一个原因!”

????楚飞扬则是始终凝视着身侧的人,眼底的柔情唯有在面对云千梦时才会浮现,也唯有身旁的人,才会让他放下一身繁重的政事,心甘情愿的陪着她漫步于市井繁华!

????“当初,江沐辰本想李代桃僵,让那位小姐嫁给你!想必,这件事情,他定是知会过那江城首富,对方亦是点头同意,这才会冒险把女儿送到辰王的手上!奈何到最后,不但没有嫁给你,反倒是把自己的女儿害成那般模样,或许他想借着此次的事情,来探一探你的态度!”

????语毕,云千梦浅淡一笑,目光促狭的一扫楚飞扬变色的脸,已是变成云千梦欣赏楚飞扬脸上多变的表情!

????“哼!这件事情是他与辰王私下交易的,与我何干?此时让我承担他当初决定的损失,岂不是贻笑大方?”正说着,却见旁边的茶楼中走出一名中年男子,只见那男子直直的朝着楚飞扬与云千梦走来,习凛一见这样的状况,瞬间便闪身到了两人身前,左手已是紧握长剑,右手更是搭上了剑柄,眉目中尽是警惕的神色!

????“草民见过王爷、王妃!”而那男子却也是识趣的停步于三步之外,随即极其低声的朝着楚飞扬与云千梦行礼!

????听他所言,又观其身上、脸上给人的市侩精明之感,楚飞扬目光却是转向云千梦,淡笑道“就为了此事,你才说出门游玩的?”

????“哎呀,这不也是为了咱们自己吗?总不能留下隐患吧!”云千梦则是调皮一笑,继而收起脸上的笑容,面色淡然的看向那男子,浅声问道“你怎知我们的身份?”

????那中年男子见对方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又瞧着今日面前身份尊贵的两人均是一身平明百姓的装扮,便小声的回道“我家老爷想请王爷、王妃去雅间一叙!”

????“你家老爷好大的架子,竟让本王与王妃前去看他!”殊不知,楚飞扬却是丝毫不给面子,直接拉着云千梦便越过习凛径自往前走去,身上的柔和瞬间转化为凌厉之气袭向那男子,吓得那男子面色顿时苍白了起来,本挡在几人面前的身子亦是无意识的往旁边退去,不敢当了楚飞扬的路!

????云千梦却是微侧脸,给慕春一个眼色,便跟着楚飞扬继续往前走去!

????“咱们去前面的酒楼休息会吧!”指着前面一座四层高的酒楼,云千梦浅笑开口,拉着楚飞扬走了过去!

????“你呀!”一抹无奈宠溺的轻叹溢出唇边,身上的凌厉早已散去,任由云千梦牵着他踏进人满为患的酒楼!

????在店小二的带领下,两人上了三楼的雅间,等待上菜的时候,云千梦则是推开临街的窗子,含笑的美眸往外看去,不禁发出一声赞叹“这酒楼的位置倒是不错,尽能一览整条街市的景色,且还能够隐约看到远处的城楼,倒是独特!”

????楚飞扬见她满眼欣喜的神色,便知定是在驿馆中待的无聊了,否则以梦儿沉静的性子,亦不会明显的表现出这般开心的神色!

????一时间,心头涌上内疚,若非因为自己父亲的事情,梦儿又岂会跟着他长途跋涉来到这里?路途中竟还差点被齐靖元射中一箭,想起那飞速射来的一箭,楚飞扬心头依旧不免会颤抖,无法想象那一箭若是射中云千梦会有怎样的结局!

????看着此时她安好的立于自己保护的范围内,楚飞扬顿时站起身,长臂一伸关上了那刚被打开的窗子,另一手则是微用力,便把身前的人揽进怀中,趁着此时没有外人在场,便快速的低下头,精准的朝着那正要开口抱怨的红唇吻去……

????“梦儿……”低喃之声自唇间溢出,楚飞扬一手搂住云千梦的纤腰,一手轻托她的螓首,染上一丝情欲的声音自两人的唇舌交错间缓缓飘进云千梦的耳中“我们回驿馆!”

????最后一句的坚决,让云千梦满面红霞的微微推开他,安静的被他揽在胸前,待两人的气息渐渐平缓,这才轻声开口“客人该到了!”

????“可我想回驿馆!”殊不知,向来冷静决断的楚飞扬,亦会在愿望得不到满足时露出孩子般不肯罢休的表情!

????一时间让云千梦哭笑不得,只能踮起脚尖在他那微嘟起的唇上印上一个吻,捧着他那张明显不快的俊颜,浅笑道“可以了吧!”

????“不够!”殊不知,还不等云千梦撤离,他便猛然追上,薄唇覆上那含笑的红唇,生生世世不愿分离……

????‘咚咚咚’!只是门外守着的习凛却不知两位主子在干嘛,见慕春领着人上楼,他便轻敲门框!

????“谁?”低吼声顿时从雅间传出,习凛敲门的手微一抖,只能硬着头皮开口“主子,慕春带着人求见!”

????云千梦听出习凛话中的拘谨,不由得展颜一笑,随即牵着楚飞扬坐回桌边,代替楚飞扬开口“让他们进来吧!”

????“是!”见是王妃开口,习凛一颗心终于落地,赶紧推开雅间的门,领着一名男子走了进来!

????“草民见过楚王、楚王妃!”那微胖的中年男子则在雅间木门关上时便朝着楚飞扬云千梦下跪磕头!

????而立于一旁守卫的习凛却是小心的扫了楚飞扬一眼,只觉自己主子神色正常,只是身上却散发出比方才还要凛冽的气息,让习凛立即低下了头,不敢再直视楚飞扬!

????殊不知,他低头的瞬间,楚飞扬的视线却是射向了他!

????好个习凛,胆子越来越肥了,看来之前那顿军棍没有施行让他得意了起来,竟在方才那般紧要的时刻打扰他,这新账旧账有得算了!

????正想着如何责罚习凛,桌下的脚却被云千梦狠狠的踢了一脚,楚飞扬立即回神茫然的看向云千梦,不明白自己哪里惹得王妃不开心了!

????而云千梦却是向他使着眼色,让他把注意力放在面前跪着的人身上!

????楚飞扬立即摆正脸色,收起眼底的柔情,满目精明的射向那男子,冷声道“你是何人?为何千方百计想要见本王?”

????那男子见楚飞扬并未让自己起身,便也不敢随便起来,只能跪着回道“回王爷的话,草民是江城人,在江城做些小买卖!小女之前因为王妃,则被关在京城刑部大牢内数日,王妃定是有印象!”

????听着他的叙述,云千梦便知自己所推断的事情并没有错,唇边含笑着看向楚飞扬,等着他开口!

????而楚飞扬却并未开口,只见他冷目淡扫习凛,便见习凛猛地抽出手中长剑抵在那男子的脖颈间,厉声喝到“放肆!王妃身份高贵,岂会与商人之女熟识?尔等刁民岂可信口开河随意攀附王妃,小心你人头不保!”

????那男子虽是一介平明百姓,但因是江城首富,府中家丁也是成百之数,素日保护家宅也是会让家丁手中武器,此时虽见那闪着寒光的长剑抵在自己脖颈间的肌肤上,但神色却并未有太大的变化,只是苦苦哀求着面前坐着的二人“还请王妃好生的回想一番!去年云相府陷入牢狱之灾,可是有一位女子代替王妃被关进了刑部的大牢?王妃明鉴啊,草民岂敢拿王妃的名誉开玩笑!”

????那男子口口声声说着为云千梦的名誉着想,可这样的话若是落在百姓的耳中,只怕云千梦王妃形象定会被他抹黑,且此时若非习凛手中的长剑,只怕这男子的声音会更加响亮!

????“哼!”只是他的聒噪之声却在楚飞扬的冷哼中瞬间停止!

????那男子心头猛然一颤,目光不由得看向云千梦,却见云千梦手持茶盏缓缓品尝着,并未有开口的迹象!

????而一旁的楚王则是面若冰霜,一双冷凌的眸子如刀剑般射向他,让那男子身心巨颤,不敢再开口说话!

????楚飞扬却在此时慢慢开口,冷凝的目光如刀如霜射向那男子,出口的话已是高不可攀的贵气“本王倒是不明白,商贾之女何时与本王的王妃有了交集!更何况,当时云相府遭奸人陷害入狱,商贾之女又为何要代替本王的王妃入狱?这好端端的女儿家,又岂会自会清誉做出这样的事情!习凛,把他带去幽州衙门交给韩侍郎,让他好好的审理此案,定要给本王与王妃一个交代!”

????“王爷……王爷……您听草民一言!草民绝对不会无中生有!方才所说一事绝对是真实的!小女的确是为了王妃入狱!王爷,这事若是闹大传出去,只怕对王妃的名誉有损吧!且草民是江城人,岂有让幽州父母官判罪的道理!老楚王一生忧心百姓受到咱们西楚百姓的爱戴!还请王爷能够查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要冤枉了草民!”一时间,那男子急了,见习凛当真要走上前拎起他的衣襟,便猛地抱着桌子的一角,不顾形象的放声开口!

????云千梦搁下手中的茶盏,对习凛轻挥手,只见习凛立即回到方才的位置,而云千梦则是淡淡的开口“你所说一事,本妃与王爷的确不知!当时云相府全府上下尽数入狱,那般多的人,本妃又岂会注意多了谁少了谁?更何况,你竟说令爱是为了本妃入狱,那当真是好笑,她一个娇滴滴的女儿家,为何要为本妃入狱?本妃可不曾记得曾经救过哪位小姐!且看你的穿着也并非贫穷人家,想必也不是为了讹人钱财而来,看来,你倒是打着其他的算盘!只是,别忘了,楚王可不是凡夫俗子,可以任由你随意的拿捏算计!”

????淡然的声音,平静的表情,看似温和的云千梦,却让那男子心头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只觉这楚王妃每一句话中都透着不一样的意思,只觉自己的小心思已尽数被面前这小小年纪的楚王妃看透!

????一时间,冷汗滑下额头,滴在光亮可见的地板上,那中年男子心中却是反问着自己此番前来是否划算?只是常年经商的经验却告诉他,世上的事情均充满风险,若是不赌一赌,只怕永远不知会有怎样的结果!更何况,这世上的男子,又有哪一个会拒绝左拥右抱?

????“习凛,把人带下去吧!交给韩大人,让他拟一份转交的折子给刑部曲大人,把此人移交至刑部!既然幽州管不了你这位江城的百姓,那只能由京城刑部尚书来管理此事!本妃虽不喜惹事,但也绝不会让他人骑在本妃的头上作威作福!”见那男子的脸色不断的转变,云千梦冷笑着开口!看样子嫁进楚王这个诱惑的确不小,就连这样的人也企图威胁自己!

????那男子闻言,顿时抬起头,双手死死的拽着桌脚,同时不甘心的喊道“王妃难道忘了辰王爷的话?王爷可是曾经说过……”

????一记极寒的目光瞬间射进了他的心头,让那男子猛然住嘴!

????可楚飞扬却是淡笑着反问“辰王爷?本王倒是许久没有见辰王了!不知此事又与他有何关系?怎么,威胁了本王与王妃还不够,还要威胁辰王?习凛,还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此人送去衙门,告诉韩少勉,此人诬陷当今尊贵的辰王爷,本王为了辰王的名誉着想,便亲自命人把他送去衙门,让韩少勉好好的调查此事,定要给辰王一个交代!也让朝中的百官知道,咱们辰王爷的委屈!”

????说完,不等那男子再次开口,习凛便点了他的穴,押着他走出雅间!

????“原来你早已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着我开口!”雅间顿时恢复了平静,云千梦品着茶缓缓开口,眉宇间却是带着一丝抱怨!原以为这则消息是自己先得知的,却不想楚飞扬早已藏于心中,更是想好了对策,不但替容云鹤除去了一个强劲的对手,更是让辰王为他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后果!

????“那也得娘子给为夫这个机会呀!”殊不知,没了旁人,楚飞扬则变得极其谦虚,在云千梦的面前总是步步退让,完全没了以往的刚毅模样!

????“王妃!”而此时,送走习凛的慕春则是领着一名黑衣侍卫踏进雅间!

????只见那黑衣侍卫立即朝着面前二人下跪行礼!

????“起来吧!京城如今局势如何?”云千梦淡雅开口,见面前之人肩头蒙着一层烟尘,便知定是披星戴月送消息而来的!

????“请王爷王妃过目!”那侍卫立即从怀中掏出那竹条递给慕春,随即便退出了雅间,安静的代替习凛守在雅间的门口!

????云千梦接过那竹条,拔开塞子抽出里面的纸条,细细看过之后递给楚飞扬,只是含笑的面色中却多了一抹凝重“想不到皇上竟差点对容贵妃用强的!”

????说话间,云千梦的秀眉已是微皱了起来,脑海中顿时浮现容贵妃那张倾城秀丽的绝世容貌,那样美好的女子却成了皇帝拉拢权势的棋子,可悲可叹!

????见云千梦眼眸中浮现对容贵妃的心疼,伸手覆上她的手背,低声开口“高掌柜却也写清楚了,此次陈老太君一事,却也是救了容贵妃!你且放宽心吧!”

????听楚飞扬提及陈老太君,云千梦立即看向他,低声问道“此事太过蹊跷,陈老太君身子向来不错,岂会说病就病?更何况,这时间拿捏的实在是太好了,若说巧合,我还真是不相信!”

????语毕,云千梦则是紧盯着楚飞扬的眼眸,等着他的回答!

????而楚飞扬最是受不住云千梦着急,还不等爱妻逼问,便老老实实的交代“那进宫禀报的,乃是齐靖元的人!此人虽生性残暴,但虽容蓉的心思却是独一无二的,为她设想的心思亦是几乎面面俱到!只不过,他却是忘记了,玉乾帝岂会因为一个下人的禀报就放过容贵妃?齐靖元也不想想,从去年至现在,玉乾帝已是忍了许久,更何况,容蓉可是他正大光明带着祭天的贵妃,岂有不让他碰的道理?这样的事情,玉乾帝派出御医前去容府为陈老太君诊脉,这已是天大的殊荣,又岂会让身为贵妃的容蓉出宫!”

????“所以,那太医院首便是你的人!是你让他特意禀报玉乾帝,陈老太君不行了!这样一来,即便是皇上,也不得不放容贵妃出宫!”云千梦顺着楚飞扬的话接着往下说!

????只是即便明白了一切的事情,她脸上的神色却丝毫不见轻松,眼眸之中更是平添了一抹凝重,不由得有些担忧道“这可是欺君之罪!万一陈老太君将来安然醒来,此事不就穿帮了?”

????楚飞扬勾唇一笑,眉宇间多了一抹自信神采,只见他微倾身,在云千梦的耳边轻语了几个字,便见云千梦脸上的凝重顿消,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无奈的笑意“真是服了你,这样的事情竟也想到了!”

????只是心中细细想来,能够不牵连任何人而又让事情圆满解决的,除了楚飞扬的法子,还真是找不出更好的办法!

????而能够在这样的时候想到那人,也足见楚飞扬的心思之细腻,竟是连最不易让人想起的人也能够用上!

????“想不到齐靖元为了她,竟连容府的人也收买了!看来,他在京城这些日子,也不是日日无事可做啊!”这样的齐靖元,与当初的楚飞扬极其相似,只可惜容贵妃的身份却是更加的棘手,让他不得不付出更多的努力!

????“是啊,他的确忙的不可开交,竟把人安插在西楚的皇宫之中!梦儿,他对容贵妃用情虽深,却依旧是北齐的太子!”楚飞扬则是抿了一口热茶,继而缓缓说道!

????云千梦抬眸看眼这样的楚飞扬,心中明白他方才所言的意思!却也明白,以楚飞扬的手段,想要偷出容贵妃亦不是太难的事情,但此时海王府与齐靖元明面上是联姻的关系,楚飞扬为了以防万一,这才没有答应齐靖元的要求,而是让容贵妃暂时呆在西楚,免得没了容贵妃让齐靖元与海王府毫无顾忌的起兵!只是,容贵妃在西楚的安危却也是楚飞扬时刻关注的事情,否则引起齐靖元的反弹,西楚同样危险!

????一时间,云千梦尽数的明白了楚飞扬的用心,心头不禁有些心疼,在楚飞扬为了西楚百姓而努力维持和平之时,其他几王却是争的头破血流!

????柔荑覆上楚飞扬修长有力的大手,在他看向自己时,云千梦淡雅一笑,坚定开口“不管后面的路如何艰难,我都会陪你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梦儿……”即便早已明白她的独特,可当楚飞扬亲耳听到这样发自肺腑的告白,依旧是汹涌澎湃难以自禁!

????“容家始终是容贵妃的根!即便容家内有些煽风点火之人,只是却不影响容贵妃对容家的感情!尤其容家迟早是容云鹤的,容贵妃岂会看着容家饱受战火?即便将来她不在了,想必齐靖元也不会触动她的底线!”这是云千梦对容贵妃的认知,这层笃定是在她答应容云鹤帮助自己时便印在云千梦脑中的!

????那样手无缚鸡之力深陷深宫的女子,看似冷漠淡然,却是个知恩图报的女子!

????这样的人,又岂会忘记生养她的容家,更不会在容老爷擅自做主准备陈老太君的后事时大发雷霆!

????见云千梦这般分析,楚飞扬则是淡笑着点头,上臂一揽,便抱着云千梦坐在他的腿上,双手环着她柔软的身子低喃道“我知道!只是万事咱们还是小心为上!近日皇上的动作也不小,竟是让寒澈独自蓝批奏折,看样子是算准了咱们回去的日子,也打算回敬咱们一份厚礼呢!”

????“如此看来,秦相生病一事,与皇上也脱不了干系?只是,秦相向来忠心耿耿,即便是坐上左相一位,对玉乾帝依旧没有丝毫的影响!他又何必要这般做?”这一点始终让云千梦有些不解!

????但若真是玉乾帝一手策划的,那只能说帝王之道当真是牺牲所有人,而成全他一人!惨烈的厮杀不在于朝臣之间的相争,却是来自帝王的算计与利用!

????“咱们且再看看!寒澈尚无根基,即便被重用,短时间内只怕也不会有太大的建树,亦不会对各大派系产生冲击!咱们静观其变,定能察觉出蛛丝马迹的!”伸手拍了拍云千梦的后背,楚飞扬柔声开口!

????双臂搭上楚飞扬的肩头,云千梦则是调皮的用自己的鼻尖蹭了蹭他的,却在楚飞扬即将反攻时快速的跳出他的怀抱,直直的跑向门口“快晌午了,咱们去城门口接表哥吧,免得有人为难他们!”

????只是双手还未碰触到门栓,便又被抱进温热坚硬的怀中,下颚被温柔的抬起,楚飞扬眼底带着佯怒开口“不去,夏侯勤岂是会吃亏之人?你且算算从方才到现在,一共撩拨了我多少次?”

????只不过,还不等云千梦出声,楚飞扬便已是低下了头……

????“啊切!谁在念叨本王子?”马背上的夏侯勤突觉身子一冷,竟是毫无形象的当着容云鹤的面打了个喷嚏!

????“王子莫非着了风寒?”见夏侯勤不住的揉着鼻尖,容云鹤淡雅开口,双目却是紧盯着临近的幽州城门口!

????“怎会着了风寒?这天这般热,本王子岂会这般虚弱?”待鼻尖不再发痒,夏侯勤这才放下手,见容云鹤的目光已是看向眼前渐渐清晰的城门口,夏侯勤亦是不再谈论自己的事情,注意力尽数放在面前的事情上!

????“停下!”几人还未靠近城门口,便见那匆匆从城楼上跑下来的副将指着他们几人命令道“全部下马!”

????“怎么,咱们老百姓进城,难道还要搜身不可?”悠哉的坐在马背上,夏侯勤就是不下马,他倒要看看此人想拿自己如何!

????而那副官却没有理会夏侯勤!

????毕竟,夏侯勤是楚王的亲表哥,此时楚王还在幽州城内,万一再次得罪了楚王,还指不定楚飞扬回京后会如何的参自己一本!

????因此在面对夏侯勤的质问时,那副官已是越过他的马匹走向容云鹤!

????“这不是容公子吗?想不到您也会来幽州这个小地方!只是,为何容公子会与夏侯王子一同前来?难道是夏侯王子亲自去请容公子的?”容家虽是皇商,但毕竟没有官品,副官自是不会惧怕容云鹤!更何况,皇上对容家向来盯的紧,亦是防止容家有其他的心思!自己既然是朝廷命官,自然是不允许出现任何危害皇上的事情!

????容云鹤淡淡的俯视下面的副官,心中自然明白他的打算,也知玉乾帝对容家向来是不放心的,生怕容家变得更加富有便会存在不忠之心!可他哪里知道,容家两个女儿均在宫中,他们所期盼的也不过是让容贤太妃与容贵妃能够过的好些!只是这一切在玉乾帝的眼中不过是一个笑话,在他的心中,只怕是没有‘亲情’一词吧!

????“幽州城贴出告示,京城中不少商人亦是赶来了,难道我们容家就不能前来?”淡然的开口,容云鹤一手勒紧手中的缰绳,一手则是安抚着坐下的马儿,让它稍作休息,莫要给主人丢人!

????“呵呵,容公子误会了,只是本官倒是好奇!这容家已是西楚首富,怎么连这样的事情也要插一脚?容家人当真是精明能干,半点活路也不给旁人!”瞧出容云鹤对他的不屑,副官心头大怒,面上却笑的越发灿烂,只是出口的话却如一把刀刺进人的心窝,着实难听刺耳!

????听完他的话,容云鹤却只是淡淡一笑,随即悠然开口“将军也知容家每年向朝廷缴纳多少税钱!这些税钱又有多少用于军营的开销!否则皇上也不会这般的看中容家,不会让我的姐姐成为当今宫中的贵妃娘娘,亦不会让本应出家的容贤太妃在宫中颐养天年!将军若是对容家这样的做法看不过眼,大可向皇上禀报!只消皇上一道圣旨,我容家自是不会插手幽州玉矿一事!”

????以权压人谁不会?只是以往的容云鹤不屑这般做而已!

????只是,如今与楚飞扬云千梦相处的久了,手段倒也灵活了许多,也深知有些人有些事,不是容忍便能换来旁人相同的退让的!

????果真,听到容云鹤提到容贵妃与容贤太妃时,那副官脸上狂妄的笑意瞬间消散,心头一时翻转出无数的想法!

????尽管吕鑫是皇上的亲信,只是女人的枕头风却是世上最厉害的武器!

????况且,据说那容贵妃又是长着一张举世无双的容颜,即便是皇上亦是对她宠爱有加!

????自己若是平白得罪了容云鹤,加之如今将军又远在南寻,只怕皇上怪罪下来,自己即便逃过一死,活罪却难逃!

????且如容云鹤方才所言,自己若是能够派人前去京城,又岂会整日守在这幽州城的城楼上!只怕自己派出去的人,均被楚飞扬给拦截住了!

????如此一想,那副将看向容云鹤与夏侯勤的目光中充满疑惑,若这两人关系好,那岂不是说明容家与楚家关系良好?

????“不知容公子进城后在哪里歇脚?可需要本将军为你准备?”一改方才的嚣张,副将立即招手让身后的侍卫上前,作势便要牵过容云鹤的马匹!

????“不必了!此行只有我与小书童二人,我们住在客栈便可!”而容云鹤则是紧拽着缰绳,神色极淡的开口,随即拍了拍马身,淡然的朝着城门口走去!

????见那副将方才脸上所表现的谄媚,夏侯勤一声冷笑,随即骑着马儿走进幽州城内!

????“你当真住客栈?可我看他不会这般轻易放弃!”两人骑马并排走在幽州的大街上,夏侯勤转过头看向容云鹤,浅声问着!

????“他已是在怀疑容家与楚家了!”这是让容云鹤担心的问题!

????“那又如何?一切均由楚飞扬顶着!”

????“啊切!”正亲吻着云千梦的脸颊,楚飞扬猛地转过头,避开云千梦猛地打了个喷嚏“是谁在念叨我?”

????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