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颗,一滴滴砸在了君子大兰舒展的叶子上。

????李落轻抚秋吉肩头,没有说话,让秋吉将心中的苦闷都哭出来。过了半晌,秋吉渐渐止住哭声,李落才和声低语道“秋吉,不管你有多伤心,有多恨我,答应我一件事好么?”

????“什么事?”秋吉泪眼婆娑的抬头问道,脸上花了好大一片,有泪水还有鼻涕,也有手上沾的泥土,却也将李落的衣袖弄的一团糟。

????“也许将来有一天我们都会死,秋吉,到时候把我们的骨灰都葬在这些花树下吧。”

????秋吉一颤,恐惧的看着李落,抓着李落的手愈发使劲,似乎害怕一松手李落就会不见了。

????李落和暖一笑,整了整秋吉散乱的头发,轻声说道“人都有一死,迟早而已,就像花开花谢。花开的时候很好看,可是总有花谢的那一天,你也不必太伤心,也许到了另一方天地咱们还是会在一起。”

????“可是花谢了明年的时候花还会开呀。”秋吉喃喃回道。

????“是,花谢花又开,可是来年这朵花还会是现在的这朵花么?”

????秋吉一脸懵懂,李落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但一时也想不明白到底有道理在什么地方。

????李落笑了笑,拉起秋吉,环目一扫,怅然问道“秋吉,你说如果有一天装着我的骨灰的坛子送回这里,你会把我葬在哪株树下?”

????秋吉冲口而出“大道六花藤。”

????李落莞尔一笑,大道六花藤,有此异种为伴,也许还能沾沾这株上古异本的仙气。

????“落哥儿想要哪一株?”秋吉心神很容易被李落引开,单纯如斯却是天下少有了。

????李落心中一动,想起了那株名叫落雨缤纷的海棠,葬在海棠树下应该也不错吧。这个念头刚起就被李落压了下去,如今的身边人,牵挂自己的,担忧自己的,再要这样贪得无厌当真不可理喻。

????“把我葬在水中荷花下吧。”

????“咦,为什么啊?”

????“没有为什么,突然就想到了。”李落收拾了收拾心绪,和声说道,“回去吧,明早再来看朱智。”

????秋吉嗯了一声,和李落离开了这株君子大兰。秋吉一步三回头,李落没有怀疑,如果不是自己回来,也许秋吉会在这里陪上朱智一夜。秋吉看不见李落的神色,如果在李落身前就一定能看见李落森寒刺骨的目光,心中的杀意越来越浓,眨眼间就盖过了满园花香,和当年怀抱洛儿死去时心中的伤和痛一模一样,已经让洛儿等了这些年,这一次别让朱智等的太久。

????谷梁泪不在府中,李落问了溯雪,谷梁泪和甘琦三日前离开了弃名楼,听溯雪说起,似乎是去见一位竹阴州来的故人,个中详情并没有告诉溯雪。李落心有担忧,只是谷梁泪离府前没有声张,就告诉了溯雪一人,除了甘琦,四剑侍中参天和夜雨也随行离府,杜鹃和重泉却没有同去,还留在弃名楼。

????李落问过杜鹃和重泉二人,两人似乎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是竹阴州化外山红尘宫来人,至于找谷梁泪所为何事不甚清楚。不过谷梁泪倒是说过此行并没有什么风险,让杜鹃重泉安心留在府中。

????李落听罢,心中罕见的生出郁闷之意,自己在漠北生死未卜,谷梁泪好像并不是怎么担心,心里不免有些酸溜溜的不忿。就连李落自己也没有觉察到心绪的异样,莫非真的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当初只是因为道义娶进弃名楼的女子。

????不过谷梁泪武功通玄,又有甘琦几人在身边,想必不会出什么事。谷梁泪既然只身离府,想来早有预料,李落不至于太过忧心。红尘宫的事如果谷梁泪不说,李落不愿干涉,本就是江湖儿女,莫要因为这些俗事礼法束缚了谷梁泪的自由。

????安顿好素和游云,时候已经不早了,李落和府中诸人闲谈了几句,各自歇息。

????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天色刚亮,李落和翟廖语悄然去了临院。殷莫淮醒的早,天生的暗疾让这位天妒之才很少有能睡好觉的时候,每日里能睡上三两时辰的安稳觉实属难得,即便如此,却难磨灭殷莫淮的惊世才华。

????院子里的杏树已经熟过了,现在只剩下满树的树叶,绿的发黑。墙外的一株梧桐撑开伞状的树冠,一半在院子里,一半在院子外,日头升起来的时候倒是能给院子里遮下不少阴凉。

????殷莫淮斜倚在一张藤椅上闭目假寐,手边有一张小小的书桌,一杯茶,热气还没有散尽,刚沏好不久。一卷书就放在茶杯左近,伸手可得。殷莫淮这个模样一点也不像一个运筹帷幄的谋士,倒像是个私塾里的教书先生多些。

????翟廖语谨慎的看了看院中各处,如今护在殷莫淮身边的是红尘宫的数位江湖高手和牧天狼军中将士,还有天干地支的暗子在这里。卓城里盯着弃名楼的人不在少数,到了这个时候,恐怕有不少人都猜到了弃名楼临院别有玄机,只不过有弃名楼遮掩,这座平凡的院子里藏着什么,是什么人住在这里却不为外人得知,自然更不会猜到李落不在卓城的时候,从这座小小的院子里会传出掀起风云动荡的号令。

????听到有人走了过来,殷莫淮缓缓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说道“王爷,刚回来?”

????“嗯,昨日刚到卓城,进宫了一趟,回来府中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就没有再打搅殷兄。”

????殷莫淮不置可否的哦了一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淡淡说道“坐吧。”

????李落轻轻一笑,坐在殷莫淮身旁。殷莫淮困意不消,半睁着眼睛道“这一次王爷北上许久不见,好像咱们有些生疏了。”

????李落长叹一声,苦笑道“不瞒殷兄,这一次在漠北九死一生,如果不是有人搭救,只怕我回不了卓城。”

????“哦,看来秀同城里发生的事很有趣,该比军中传书有意思多了。”

????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