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问鼎 > 第三十六章 血三液
????广扬城东侧,有陆府。

????虽然以“府”字为名,倒不如说是一个城外之城――广扬城有多大,陆府就有多大。

????陆府的最内围,就是陆氏嫡系子弟的住处。其中景致最好的一处院子,叫做“水月泠如”。

????陆启明在院门口站定,抬头看着这四个大字。

????四个字辗转腾挪力顶千钧,又有奔放洒脱之潇洒,让人仅观字便能想象到写字的人是何等飞扬采。

????“水月泠如”这四个字,前两个字是指院中那潭如弯月一般的清丽池水;后两个字,则是他母亲的名字。而写字的人,是他的父亲陆展。

????陆启明默然看了许久,无声叹了口气,推门进院。

????阁楼清雅又不失大气,里面的装饰多是他母亲亲手摆置。虽时常清理,而物件的位置皆在原位,与三年前无丝毫分别。陆启明情不自禁地走到书架翻看母亲手抄的册子,轻声道“娘,我终于到小周天了。”

????每次念及母亲,陆启明心里都有强烈的不安。他知道,母亲出身大族,姓氏却是中洲少见的“风”姓。“风家”究竟在哪里,幼时他询问时,父母却皆语焉不详。不过他隐约猜得出,母亲的家族应该远远强过陆家――因为母亲风泠如才是陆家修为最高的人!

????以风泠如的修为,几乎不可能毫无抵抗痕迹地被人强行掳走。况且那天房间整齐,显然是风泠如将东西整理好才悠然出去的。所以才说她是“不告而别”。

????然而正因为看上去一切正常,才是真正的不正常。

????父亲母亲的感情何其好,母亲更是疼爱他到了极点,怎么可能毫无征兆地就离他们父子而去了呢?就算有不能明说的要事,也绝不可能连句话都不交代就离开。

????他父亲陆展也是这样认定的。所以在风泠如消失不久,陆展就拒绝了家主之位,只给陆启明一人打了招呼,就毅然离开陆家,寻妻子去了。陆展知道以儿子的天赋,在陆家绝对不可能受到亏待,所以倒也放心。而当时,陆启明的体质还远不如后来那么严重。

????陆启明本以为以自己的天赋,很快就有实力与父亲并肩而战。却没想到事不遂人愿,直到现在他才晋入小周天。但就算是小周天,想要解母亲失踪之谜,也是远远不够的。

????不过,至少现在他又近了一步。

????他不禁想到了暮途山深处的那个洞府,想到了韩秉坤的石刻――母亲,她会不会就是所谓“域”中的人?

????正思索间,陆启明忽然眉头微皱,看向不远处――院外正有两个人向他的方向走来。

????叩门声响起,陆启明开门静静看着外面的两人。一个个头稍矮,满脸的阴沉桀骜,正是陆浚;另一个除了稍显年长外,面容与陆浚简直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正是陆浚的亲兄长,陆文斌。

????陆文斌一身青色长袍,虽与陆浚生的极像,眉宇间情却温和坦荡,与陆浚截然不同。他一见陆启明,有些尴尬的笑笑,旋即长身一礼,羞愧道“堂弟,我是代小浚赔礼来了!”

????他余光瞥见陆浚仍拗着头纹丝不动,不由怒斥道“小浚,快向你堂兄道歉!”

????“凭什么?我哪里错了?”陆浚气得胸膛剧烈起伏,口不择言道“哥你怎么这么没种……”然而话一出口他就脸色一白,惊慌地看了陆文斌一眼。

????果然陆文斌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冷冷道“你说什么?”

????他声音并不怎么高,甚至称得上是平和,而陆浚吓得眼圈都红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从小连祖父都不怎么怕,就怕他这个哥哥。他嗫嚅道“哥,我错了,我真不是故意的……就是为你不平!”他说到这里,声音又大了些,愤慨道“哥你哪一点儿比他差了,为什么……”

????“闭嘴!”陆文斌皱眉打断他的话,叹气道“小浚,你什么时候才能懂事?都是一家人,你小时候那一点儿小事儿怎么到现在还记仇?你看你启明堂兄什么时候针对过你?”

????“我……”陆浚眉头一挑,又要辩驳。

????陆文斌脸色沉下来,低斥道“再说?!”

????陆文斌的话比什么都有威力,陆浚脸色一白,竟再不敢多说。他面对陆启明,使劲盯着地面,脸上涨的通红,半晌终于憋出一句“对不起!”一句话说完,他再忍不住,一扭头便跑远了。

????陆启明只饶有兴趣地看着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微笑不语。

????陆文斌看着陆浚迅速消失的背影皱了皱眉头,再次对陆启明微行了一礼,叹道“小浚他被家父惯坏了,多次对堂弟你出言不逊,我……实在汗颜。下次他要再敢这样做,堂弟你只管教训他便是,我自会向父亲解释……都是一家人,我实在不愿看到我们之间有怨隙……”

????陆启明微笑道“不会。”

????陆文斌苦笑一声,告辞道“我这次可不好意思再在你这儿做客了,堂弟你刚回来,我就不打扰了。”

????陆启明目送陆文斌离开,情平静。

????他抬头看泛红的天际,又一轮浅白色月牙隐隐浮现,像极了院里的那潭水。

????……

????天色昏黄,房中光线极差,然而在陆府的另一处宅子里,却没点灯。

????屋里站着一位身形高大的锦袍男子,生着一张威严的国字脸。他霍然站起,指着一个小厮装扮的人压低声音怒吼道“你怎么敢现在过来?不是叫你们不要主动见我吗!”

????那小厮冷笑道“我要是不主动来,陆老爷只怕再不会来见我们了吧?”若是陆启明在此,他定然能听出,这小厮,分明就是暮途里的那个黑杀领头人!

????国字脸男子冷哼一声,强压怒意道“东西呢?”

????黑杀领头人笑笑,从怀里拿出一个透明瓶子,微微晃了晃。在黄昏的余光中,能勉强看出,那是一瓶血液!

????国字脸男子情复杂的盯着那瓶血液,命令道“给我!”

????“不急。”黑杀领头人由把瓶子放回怀里,冷冷道“我们黑杀此次损失惨重,以陆老爷的身家,就给那点儿钱,说不过去吧?”

????“什么?!”国字脸男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怒道“你们找死吗?”

????黑杀领头人诡异一笑,忽然以唇形无声地说了几句话。

????国字脸男子面色忽然铁青,一瞬间暴怒,伸手狠狠捏住黑杀领头人的咽喉,几乎想立刻杀了他。

????黑杀领头人脸色紫红,却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杀了我,还有别人!”

????国字脸男子气的浑身颤抖,眼睛死死的盯着他,心中剧烈的挣扎着。

????而就在这时,他耳朵一动,脸色微变。他忽然将黑杀领头人狠狠摔在地上,低声快速道“知道了!滚!立刻!”

????黑杀领头人见目的达到,阴阴一笑,不再多说,身形迅速消失在外面树林间。

????国字脸男子平复了下呼吸,微笑地看向门外。

????只听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一个身着黄衫的娇俏少女推门而人,正是陆子祺。她看到国字脸男子,立刻笑开了,亲昵地唤道“爹!”

????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